必威-必威棋牌-必威国际

> 企业学问 > 文学苑 >

文学苑
  • 当您老了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10-25 17:23:22  来源:必威国际  点击数量:
  • 当您老了
    长长企业   杨冬玲
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从教近四十年,舅舅该老了,也确确实实老了。好想努力挣扎着让时光慢一点,但总有些苍白无力,我以为停住了岁月的脚步,殊不知舅舅脸上的皱纹和头顶的白发是那么地经不起时间的考验。
           我出生的时候,胖乎乎肉嘟嘟的,舅舅抱过我之后马上表态:“以后盼盼,跟我。”于是,小学开始,舅舅成了我的班主任,永远的老师。我记得,在读到阿累的《一面》时,有一段关于鲁迅先生的描写:他的面孔黄里带白,瘦得教人担心,好像大病新愈的人,但是精神很好,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。头发约莫一寸长,显然好久没剪了,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。胡须很打眼,好像浓墨写的隶体“一”字。……左手里捏着一枝黄色烟嘴,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。我看看书,看看舅舅,我说:“舅,阿累在说你咧!”后来见到鲁迅先生的一些照片,觉得舅舅就是鲁迅先生这样的长相了,尤其八字胡须,虎虎有神。小时候,我不知道鲁迅先生,只认识舅舅。
           舅舅的书房里有两张桌子,一张是他用来备课、批作业的,另一张是给我的书桌。没上学之前,每到舅舅下课回家,便缠着他教我练字;上学后,便总让舅舅帮我改作文。一笔一划,字里行间,皆是在这两张书桌上的回忆。而如今,我荒废了书法,写作也不再一字一句斟酌了,就连那小小的书桌,也因岁月的侵蚀而腐坏,原来,当舅舅老了,回忆也旧了。
           我常常想起每逢周末,舅舅就带着我走东家进西家,与左邻右舍的叔叔大爷们攀谈。有时候他们还玩牌,或者来了兴致便开始喝酒,直到夜深了才踏着深深浅浅的步子把我送回到家,这时候,满身酒气的舅舅似乎很兴奋,会把姐弟们一个个叫醒,听他讲故事。我时常想起,有点昏暗的灯光映着舅舅笑嘻嘻的有些微红的脸颊,他一个劲在说话。舅舅平时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就连上课的时候都不会多说一句课堂之外的话,也只有在喝酒之后,才能见到如此生动的舅舅。
           舅舅是小学老师,教过我语文,数学,体育,思想品德,那个时候的农村就是这样,因为师资力量的稀缺,一名老师往往身兼多职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觉得我的舅舅是无所不能的英雄。小时候,父母农忙,加上舅舅要求,我大部分时间是在舅舅家里,舅舅,是我半个父亲。
           舅舅老了,这几年家里的变故一下子压垮了这个无所不能的男人,每每回家,舅舅都是醉醺醺的,总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抽着烟,喜欢独自一人,默默地数着回忆。其实我知道,舅舅的心是永远不会老的,他只是想静一静,在回忆里获得幸福与满足。可是,我多么不忍心看到岁月划过舅舅的脸庞留下痕迹,不忍心看到他的黑发消失在时间深处,记忆深处。时光时光慢些吧,我愿用我一切换您岁月长留。

联系大家|版权声明|诚聘英才|网站地图|在线调查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